Click here for search results

Newsletter

Site Tools

如何使银行重现活力:对Asli Demirguc-Kunt的采访

Available in: Français, Español, English

2009年2月18日—美国和欧洲大型国际银行目前所处的困境正引发人们对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银行业系统法规的反思。

世界银行发展研究局主管金融与私营部门发展事务的高级研究主任Asli Demirguc-Kunt (以下简称ADK)就当前最为紧迫的一些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问题: 像当前这样的金融危机出现时,首先要采取哪些措施?

ADK. 首先要遏制危机,迅速恢复信心。在这一阶段,中央银行应迅速放贷,以避免出现有损于金融机构两性运行的流动性危机。

与此同时,不应抛弃长期目标,因此解决危机的方式会影响到今后危机的频率和严重性。

如果金融机构认为它们可以成为摆脱危机的依靠,这样它们将更愿意冒今后无力偿付的风险,从而形成所谓的道德风险。

研究表明,危机期间不加分别地提供无限流动性并提供一揽子担保很少会加快复苏进程。相反,危机与更大的产出损失有关,而且会增加紧急状况的最终财政成本。

究其原因,可能在于相关政策使人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真正的问题上,并延误了健康的结构性调整及必将出现的退出。

因此,重要的一点是政府应区分偿付能力很差的银行以及那些具备足够偿付能力且可救助的银行。据我们所知,信息问题可能使这一点很难做到。

正因为如此,监管部门必须事先明确并弥合信息鸿沟,认识到往往伴随金融工程和监管套利而来的透明度下降,并要求采取改进措施,将相关问题扼杀在萌芽状态。

危机准备也可发挥作用——有关部门应制定并定期测试广为人知的危机应对基准计划,也就是玩“战争游戏”。

问题:我们如何才能真正解决危机问题?政府可以采取哪些措施来推动银行业的复苏?

ADK. 危机得到遏制后,最重要的是要处理资本化水平普遍较低和偿付能力普遍不足问题。银行要重新注资,以启动复苏进程。

正如我们所见,这一进程可能会使政府成为所有者或暂时管理者。但政府的任何介入都应该保护纳税人的利益,确保责任方承担损失,并利用私营部门来确定赢家和输家——例如通过坚持让私营部门资本在新增资本中占据一定比例。

对于任何一项计划而言,如果打算从运营状况不佳的金融机构购买不良资产或在没有得到金融机构部分赔偿的情况下重新注资,相当于将资产从纳税人转给了股东——这也会有损市场秩序。

我们从以往的危机中了解到,政府并不能确保银行的良性运营,因此任何可行的结构调整计划都必须制定一项关于公共部门的退出方案。在危机解决阶段,银行最好应很好地资本化,并再次与私营部门合作。

问题:我们通常会听说信贷冻结。可以采取哪些措施使银行再次放贷?

ADK. 当然,首先要确保银行很好地资本化,这应能为今后信贷复苏奠定基础。但我们从以往的危机了解到,生产复苏几乎总是在信贷复苏之前出现。

在我不久前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两位专家Enrica Detragiache和Poonam Gupta合作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我们通过对上世纪80年代以来至少35次危机事件的研究考察了每次危机之后银行业系统的状况。

有趣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银行贷款使企业摆脱危机的情况。实际上,即便在增长恢复后,信贷增长仍会在一定时间内保持萧条,因为企业会转向其他资金来源为其增长筹资,如内部资金、股本、债券和贸易信贷等等。

随着金融机构业务从贷款转向其他收益性资产,即便是运营状况最健康的银行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因此,生产通常是由于需求恢复而不是在供给推动下复苏。

这一点表明,关于银行迅速且杂乱重新资本化的政策可能会出现误导。此外,如果通过担保和类似产品强行使信贷和杠杆水平回到危机前的水平,可能会导致适得其反的后果,因为银行业系统在危机之前的杠杆水平通常过高。

问题:危机应对措施是否与世行关于审慎财政制度和宏观经济均衡的一般性规定相矛盾? ?

ADK. 有人认为当前的金融危机动摇了发展中国家对支撑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金融政策与宏观政策的信心,因而引发了激烈的辩论。

实际上,这一点是我与Luis Serven最近撰写的一篇文章的主题。在很大程度上,导致这一混淆的原因是未能认识到应对制度性危机的短期和长期措施之间存在的激励性矛盾和冲突。

为遏制而采取的政策通常急于重新建立信心,但未对长期成本予以充分考虑。这些政策不应被视为是稳固政策地位的永久性背离。

事实上,为了遏制并应对危机,政府最终可能会提供一揽子担保,或在金融部门持有大量股份。该事实不能否认大量长期担保可能会发挥适得其反的作用这一事实。

从多方面看,当前的这场危机实际上再次确认了我们十年来在金融部门所提供政策建议的重要性。因此,我认为我们于2001年和2007年发表的《金融业政策研究报告》在这场危机之后至少具有同等相关性。

问题:这场危机给我们留下了哪些教训?我们今后应在哪些方面有所改变?

ADK. 金融危机通常会暴露主要激励框架以及理应强化这一框架的监管和监督体系的不足之处。我们都清除,金融业是一个有风险的行业,我们不能指望通过监管和监督来消除危机,但监管和监督能够也应该降低危机的频率和代价。

很显然,一些问题导致了这场危机的爆发。监管部门在需要时未能行使监管职能。因此,出现关于实行监管制度改革的呼声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最近与Jerry Caprio和Ed Kane共同撰写了一篇文章,重点阐述了激励机制的缺陷在导致危机爆发方面所发挥的作用。我们提议实行改革,以通过提高政府部门和行业透明度、增强其问则性等举措完善激励机制。

问题:世界银行集团在“二十国集团”体系中正扮演何种角色?

ADK. 世行集团目前正参与二十国集团所设四个工作组的工作,负责实施并评估解决当前危机及准备应对今后危机所需采取的四大举措。

这四个工作组分别是加强监管并提高透明度工作组、加强国际合作并促进金融市场一体化工作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工作组以及世界银行和多边发展银行改革工作组。

所有工作组所开展的工作将为今年4月2日召开的“二十国集团”峰会奠定基础。

向上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DILU11WYT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