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search results

Newsletter

妇女与《2012年世界发展报告》

  • 尽管在社会性别平等方面取得了实际进展,但在世界许多地区依然存在差距。
  • 社会性别平等是一个核心的发展目标,也是聪明的经济学。
  • 有针对性地国内公共政策仍是实现社会性别平等的关键。

2011年9月18日—对于越南Toan Thang的23岁的年轻女子Nguyen Thu Hie来说,要做一个就业的决策可不容易,这不是一个她要选择什么职业的问题,而是选择有偿就业本身的问题——是去工作还是留在家里。

她说:“作为一个女人,参加工作可能会使我丈夫的家人认为我不是一个贤妻良母。而且,男人失业了还可以另找工作,女人可没有那么自信。”

Nguyen的担心在发展中国家的少女和妇女中非常普遍。社会规范、传统风俗和家庭往往使得决策过程复杂化,限制了妇女的就业机会。

虽然过去25年在社会性别平等方面取得了实际进展,但在平等的承诺与世界许多地区妇女每天面临的现实之间,依然存在着巨大的差距,世界银行最新《世界发展报告:社会性别平等与发展》(en)如是说。

在发展中国家中,在 45个国家,中学女生人数超过了男生,而且妇女现在占全球劳动大军的比例达到40%。然而,这些差距的缩小对于每个人和每个地区来说是不平衡的。

相对于瑞典每一名妇女死于分娩,阿富汗死于分娩的妇女人数为1000名,索马里815名,尼日利亚495名,巴基斯坦122名。从全球来看,女婴死亡率过高和女婴“失踪”导致低收入国家和中等收入国家每年的女性估计死亡人数达到390万。

社会性别平等本身就是一个核心的发展目标,同时,报告指出这也是聪明的经济学。报告认为,扩大社会性别平等有助于提高生产率,改善子女的福祉,使得制度更具有代表性,改善全体人民的发展前景。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高级副行长林毅夫说:“阻碍妇女和女童获得技能和收入,致使她们不能在全球化的世界上取得成功,这不仅是错误的,在经济上也是有害的。男性和女性应当平等地分享增长和全球化的果实,实现更均衡的发展。”

透过经济学的视角看待社会性别平等

报告采用定量和定性数据,包括对19个发展中国家4000多名男子和妇女所做的最新田野研究的结果,聚焦社会性别平等的经济学。报告指出,由于市场或社会歧视导致妇女技能和劳动的分配不当有可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扩大妇女对家庭资源的支配权,让她们平等地获得信贷和资产,对于儿女后代具有积极的影响。在加纳,妇女拥有资产的比例和土地的比例与家庭食品预算的增加呈正相关。

赋予妇女积极参与社会和政治生活的平等机会,对于法律和政策具有积极的影响,使得制度更广泛地代表各种声音。在印度,地方层面的妇女赋权带来了水和卫生设施等公共资源的增加,同时也增加了对针对妇女的犯罪行为的举报和起诉。

哪些社会性别差距缩小了,哪些依旧存在?原因何在?

《世界发展报告》副主编苏迪尔•舍提说:“一方面,在多数发展中国家,中小学和大学女生入学人数和妇女参加工作的人数都增加了。而且在很多国家,比如孟加拉和哥伦比亚,增加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美国在19世纪时的增加速度。但另一方面,在大多数国家,社会性别差距依然巨大且根深蒂固,主要是收入差距、女童和妇女死亡率过高、妇女在政府和企业领导层的代表性偏低。”

因此,虽然在过去30年全世界有5亿多妇女加入劳动大军,但女性劳动者的工资收入却只有从事同类工作的男性工资收入的一部分:在格鲁吉亚的工人中女性收入是男性80%;在斯里兰卡的企业家中女性收入是男性的50%,在尼日利亚的农民中女性收入是男性的60%。

为了更好地诠释为什么有些社会性别差距缩小而另一些持续存在的原因,《世界发展报告》提供了一个框架说明社会性别的结果可以理解为家庭对市场、正规制度(法律和公共服务提供机制)以及“非正规”社会制度(与国家无关的影响社会互动的程序和规章)的构成和运作作出反应的结果。

经济发展(提高收入,改善服务提供)对社会性别差距的效益可以通过这个框架来看待,看成是产生自家庭、市场和制度的内在机制及其互动。因此,在教育领域,在很多国家,收入增长(通过放松预算限制)、市场(通过对妇女开放新的就业机会)和正规制度(通过学校扩建和降低费用)三者相结合影响了家庭决策,赞成女童和年轻女性受教育。

Geras-Wdr2012

然而,在女童和妇女面临贫困或其他形式的排斥等不利处境的地方,依然存在着巨大的社会性别鸿沟。例如,在越南的少数民族妇女中,60%以上在生育时没有得到产前护理,比占人口大多数的京族妇女高一倍。

而且,尽管经济发展了,但市场、制度和家庭也会常常联手阻碍进步的步伐。例如,生产率和工资收入方面的社会性别差距是普遍存在的,其驱动因素包括时间利用(反映出有关家务劳动和看护工作的社会规范)、土地和资产所有权和支配权以及市场和正规制度的内在机制方面根深蒂固的社会性别差异。

主管减贫和经济管理的世行副行长奥塔维亚诺•卡努托说:“政府决策者应当集中精力解决那些仅靠收入上升不能解决的最顽固的社会性别差距,着手通过修正那些可能产生最大发展效益、政策调整可能带来最大变化的不足之处。”

行动领域

《世界发展报告》副主编安娜•雷文佳说:“有针对性的国内公共政策仍是推动社会性别平等、确保全球化对妇女的潜能得到充分实现的关键。这些政策要发挥作用,就需要解决社会性别差距的根本原因。”

因此,各国应当着眼于哪些方面,做些什么呢?报告呼吁在四个优先领域采取行动:

  • 解决人力资本问题,诸如女童和妇女的死亡人数过多和长期存在的教育领域的社会性别差异;
  • 缩小男女之间的收入和生产率差距;
  • 在家庭和社会给予妇女更多的话语权
  • 防止社会性别不平等的代际传递。

在有些领域,比如降低孕产妇死亡率,政府需要解决阻碍进步的单一制约因素——服务提供缺乏。同样,要缩小持续存在的教育差距,政府的政策需要改善因贫困、民族或地理因素而受排斥的女童和年轻女性的机会,而在男童处于性别劣势的地方惠及男童。以学校出勤率为条件的现金转移支付在惠及这些群体方面往往很有效。例如,在柬埔寨采取的此类措施将女童小升初的入学率提高了30%。

在其他方面,比如经济机会均等方面,政府政策需要同时或者依次解决源于市场和制度的内在机制的多重制约因素。

因此,要改善妇女的经济机会均等,《世界发展报告》建议采取以下措施:

  • 减少妇女做家务和看孩子的时间(比如像在哥伦比亚通过提供托儿补贴);
  • 增加妇女获得生产资源的机会(比如像在埃塞俄比亚通过实行土地权联名制);
  • 解决市场和服务提供制度对妇女的偏见(比如像在约旦通过就业安置计划和培训)。

国内政策行动至关重要,但国际社会也可以发挥一定作用,积极配合每个优先领域的努力,同时通过改善统计数据、影响评估和信息交流等方式提供支持。在有些领域,这意味着以增加资金、创新和改善合作伙伴关系等方式给予进一步的支持。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OQEVGBOA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