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search results

Newsletter

世界银行分析更新:危机、金融与增长

Available in: Español,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 在全球范围,GDP增长正在提速,但全面复苏前路漫漫
  • 复苏力度将取决于私营部门需求回升和撤出财政货币刺激措施的速度
  • 据估计由于危机影响,到2010年底赤贫人口可能增加6400万人
  • 发展中国家预期将面临资金更加短缺,成本更高

2010年2月21日—Nit Ponpaengpa是曼谷的一位寡居的祖母,曾在市里的一家SPA做按摩理疗为生,过去这一年她的工资减少了三分之一。经过一番艰难的寻找,她找到了一份新工作,情况有所好转。她现在每周为一位老客户工作三次,随叫随到,得到的报酬是一笔不低的聘用费、孙子的学费和接手其他客户的灵活性。

回想找到这份新工作之前工资减少后的困境,这位50岁的祖母说:“每天靠200个泰铢(约相当于6美元)生活实在困难,我得给孩子买食物和牛奶,还要付房租和其他费用,那时候我从来剩不下一分钱。现在我可以放松一点了,每个月也有点节余了。”

遗憾的是,这种情形并不是永久性的。Nit的新雇主说她很快就要减少Nit的服务次数和工资了。到那时Nit的收入就会大大缩水。50岁的Nit在就业市场上不再具有竞争力,可是到拿退休金的年龄还差整整10年。她和孙子面临着严峻的未来。

贫困上升,资金缩水

在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人有着与Nit类似的遭遇——有些人还要糟——每个故事都折射出一场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带来的痛苦,这场危机在世界各地同时爆发,全球金融泡沫破灭,没有哪个国家能够幸免,而最贫困的也是最不堪一击的。

世界银行新报告《2010年全球经济展望:危机、金融与增长》做出最新分析:“这场危机对贫困具有严重的累积影响,到2010年底极贫人口预计会比在不发生危机的情况下增加6400万人。”

报告的主要作者安德鲁.伯恩斯说:“贫困人口增加对于贫困国家的政府具有严重影响,正当需求增加之际,他们却面临着收入缩水。正当需要加大保护弱势人群的力度之际,有些国家的政府却可能被迫削减现有的规划。”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发展经济学高级副行长林毅夫说,事实上,最贫困的国家——那些依赖捐赠或补贴贷款的国家——可能需要350至500亿美元的追加资金,才能勉强维持危机前的规划。

金融危机给人类带来的惨痛代价已在日益显现。例如,据研究人员Jed Friedman 和 Norbert Schady估计,由于危机的影响,2009年撒哈拉以南非洲死于营养不良的儿童人数可能已增加了3至5万人。

复苏已在路上,前方道路漫长 

虽然世界经济已开始走出危机泥沼,GDP增长率也已开始改善,但报告警告说,随着刺激计划对增长的影响日渐消退,实际上今年晚些时候增长将会放慢,恢复就业和吸收过剩产能尚待时日。

报告指出,全球GDP在2009年降低了2.2%,预计2010年将会增长2.7%,2011年增长3.2%。世界贸易额在2009年大幅下跌了14.4%,预计今年和2011年将会分别增长4.3%和6.2%。

伯恩斯说:“复苏的力度将取决于消费者和企业界需求回升以及政府撤出财政货币刺激的速度。如果撤出速度过快,就有可能扼杀增长;不过如果等待时间过长,又有可能使引发危机的泡沫卷土重来。”

发展中国家预计将会出现较为强劲的复苏,2010年GDP增长达到5.2%,2011年达到5.8%(2009年为1.2%)。而发达国家在2009年下降3.3%,预计增速将会低于前者,2010和2011年分别达到1.8%和2.3%。

各发展中地区的表现也不尽相同。欧洲中亚地区衰退十分严重,相反东亚太平洋地区继续保持较为强劲的增长。南亚和中东北非地区幸免于危机最严重的影响,而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遭受重创,该地区的发展前景仍不明朗。

在拉美加勒比地区 ,较好的经济基本面使得该地区比过去更好地承受了此次危机,但海地的破坏性大地震必定给这个国家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不过现在做出具体估计还为时过早。

完整地区展望

繁荣、危机和未来: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报告认为,从2003至2007年十分宽松的国际金融环境推动了危机爆发前发展中国家的金融繁荣和经济增长。由于资金成本低廉,发展中国家得以在不引发严重通胀的情况下保持了高增长。

然而,从长期来说这种情形显然是不可持续的。报告认为在危机后重建这种环境既无必要,也不可行。因此,在未来若干年,与危机前的繁荣期相比,国际资本成本将会上升,投资率也会下降。

从中期看,外国直接投资(FDI)预计将会从2007年约相当于发展中国家GDP3.9%的峰顶下降到2.8%至3%。由于FDI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欧洲中亚和拉丁美洲的投资总额中所占比例高达20%,影响会很严重。

世行发展预测局局长汉.蒂莫说:“虽然在可预见的未来,资金会变得更加稀缺,更加昂贵,这是不可避免的,但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扩大地区性金融中心,改善当地银行业的竞争和监管,降低国内借贷成本,促进当地资本市场的发展,从而在长期上获得巨大裨益。”

蒂莫的结论是,虽然这些改革需要时日才能见成效,但这些措施可以让发展中国家重返高速增长的轨道。

向上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CTQCT1ZTU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