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here for search results

Newsletter

新一期《世界发展报告》强调经济地理与繁荣的重要性

Available in: Español,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2008116

 

前些日子,生活在巴西东北部的Jose Maciel面临饥饿和无家可归双重困扰,但设法在里约热内卢为家人的一个小镇为家人谋得了更好的生活。如今,他花1000美元购买的小屋拥有相当好的风景,使他过上了从未过上的生活。但Jose认为,至少他的子女将从他移居城市这一决定中受益。

 

在遥远的中国,杨萍(音),一位在广州的农民工,与Miciel有着类似的看法。“我认为我的儿子将比我获得更好的机会,”她说。“如果我们能够在城市居住,他将获得更多更好的机会。因此,我会选择在城市居住,这是我唯一的打算。”

 

在人类历史上,全世界半数以上的人口将首次在城市居住。对于从农村进入新德里、里约热内卢、广州、伊斯坦布尔等发展中国家大城市的移居者而言,其移居是一大好事呢,还是意味着步入了死胡同?

 

世行最近发布的《世界发展报告:重新构建经济地理》对地理与经济学发表了新看法,并阐述了它们对决策者以及出生地继续对其命运产生影响的人们的意义。

 

本报告借鉴了上一代人主流经济思想,包括今年今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ual Krugman)的思想。

 

“经济学家思考的是办事的方法和办了哪些事,但我们并不太多地思考办事的地点,”本报告主笔Indermit Gill说。“但是,经济活动集中的地方也可能是贫富差距出现的地方——对人对国家都是如此。”

 

从三方面看待发展问题

 

本报告认为,一些地方目前发展很好,因为它们沿着经济地理学的三个方面推动了变革:密度增大,具体表现为城市数量的增加;距离缩短,因为工人和企业迁移到距离城市更近的地区;分割减少,因为各国缩短了经济边界,并进入世界市场以利用规模效应和专门技能。

 

人口密度吸引人们进入城市

 

十九世纪的工业革命把人们吸引到伦敦、巴黎和纽约等大城市,他们通常集中在大型贫民区。但这些人最终摆脱了贫困,如果没有城市,他们可能永远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如今,在诸如里约热内卢的小城镇等地区,生活可能很危险,也很艰难。这些地区有大量小企业在运作,但从外面几乎看不出来。虽然人人都是没有合法土地权的移居者,但目前在建住房却达到数百套。

 

“这些定居点可以发展成为具有经济活力的社区,”世行常务副行长Ngozi Okonjo-Iweala表示。“决策者可以对其加以利用,而不是将他们视为社区的累赘。”

 

二十五年前,在日益拥挤的孟买市,政府部门试图将移居者逐出,并停止了基础设施建设。但人们还是来了,使得该市人口目前达到1650万,其中半数以上居住在贫民区。

 

“如果能早些预见到有这么多城市可以帮助人们获得经济机会并充当与外界联系的桥梁,我们采取的措施就会有效多了,”Gill说。

 

“我们正在见证人们向城市的大迁移。在经济繁荣国家,这一趋势不可避免,因此投资于城市将产生巨大效益,”世行可持续发展局主管副行长Katherine Sierra说。“城市是未来增长的主要引擎。”

 

要确保合理的人口密度,就要利用市场力量,鼓励村镇和城市的集中,促进村镇和城市人口提高生活水平。报告指出,这是地方最为重要的发展趋势。

 

距离——通过迁移缩短与经济机会的距离

 

二十八岁的杨萍及其丈夫从1000公里以外的地方来到广州这一中国东南部沿海的繁荣城市寻找工作。他们将孩子留在家中,交给爷爷奶奶照看。为了过上好日子,他们不得不牺牲天伦之乐。

 

通过允许像杨萍这样的人在城市打工,中国成功地使3亿人摆脱了贫困,成为世界上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

 

已故领导人邓小平认为,经济活动最好集中在距沿海地区和香港这一具有影响力的城市较近的地区开展。

 

人口不流动的国家不会实现繁荣。实际上,人口的流动性可能是衡量其经济潜力的最好标尺,其为了缩短与经济中心的距离而迁移的意愿可以很好地衡量其发展愿望。

 

分割——缩小经济边界,进入地区与全球市场

 

然而,并不是人人都能迁移。在非洲,三分之一以上人口居住在内陆国家。国际边界将本地区分割成若干区域。这里所说的分割是殖民主义的产物之一,对人文、政治和经济地理造成了严重扭曲。

 

“分割是贸易的人为障碍,”牛津大学非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Paul Collier说:“边界尤其是国际边界是分割的最好例证。”

 

Al Haji Kamilu Ila是来自尼日利亚北部Kano市的一位皮革制造商。在沿途设有路障、征税站和事故频发的情况下,如果他的货物能在一周内到达南部的拉各斯,就算得上是一件幸事了。在拉各斯,存在很多障碍——官僚更严重,腐败更盛行,办事更拖沓。

 

“非洲国家必须要采取更有效措施来消除这些障碍,”Okonjo-Iweala表示。

 

增长不平衡,但发展具有共享性

 

一百年来,很多国家均尝试对经济活动的地区进行了规划。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前苏联,它曾尝试将人口和生产迁移到自然资源丰富的东部地区。

 

这一尝试使得俄罗斯近四分之一的GDP迁移到前苏联的偏远地区,包括西伯利亚,但并未取得成功。

 

在当今俄罗斯,这一情况得以扭转。上世纪90年代以来,几乎所有新组建企业都集中在莫斯科-圣彼得堡地区。人们日益认识到,要找到最好的地方,就应该跳出现有市场范畴。

 

“应该统筹安排城市基础设施投资应该与农业和农村发展投资以及各地的社会服务投资,”Sierra说:“我们要很好地规划如何提供各类社会服务,包括社保、学校、街道和环卫设施,这样每个人才有机会过上幸福生活。”

 

本年度《世界发展报告》明确指出,政府的作用仍很重要——其作用不是扩大经济活动范围,而是鼓励人们向经济中心流动,确保人人享有卫生和教育等基本服务。

 

“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是要使落后人群获得经济繁荣地区的机会,”世行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指出。

 

决策者应该将社会福利地理和经济生产地理区分开来。一些情况下,有必要在贫困地区实施重视地域的项目。但是,实现共享式发展的关键在于经济发达地区和经济欠发达地区之间的互动。

 

这一过程中,政府部门可以通过制定统筹考虑各地的制度、新建可联通各地区的基础设施来提供帮助。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提高人口密度、缩短距离、减少分割仍将是经济取得成功的必要措施。

 

应鼓励采取措施消除有关障碍,因为如果障碍继续存在,将有碍于实现平衡增长。如果同时实施相关政策,是各地实现经济一体化,这些措施还将有助于实现共享式发展。
 




Permanent URL for this page: http://go.worldbank.org/TE879ACJ20